博客网 >

“等待戈多”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每天都在那个时辰,我走在每天都要走的路上,走进小湖公园。

同样在小湖公园每天都走的那条弯曲的小路上,我沿着湖边缓步走着,无所事事,机械地迈着脚步。所不同的是湖边的柳树已经逐渐发绿了,春天的湖水也涨了许多。天气暖了,游人也多了。

我走到南面小湖的左端,在那个每天都要坐坐的靠椅上坐下,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再摸出打火机,点燃后使劲儿地系上几口,望着正前方远处的那座小桥凝视一阵。小湖就是被这座小桥和人工垫起来的细长的路给分割成了南北两个湖。游人不断地穿梭在小桥和那条细长的路上。远远望去,那些穿梭在小桥和路上的游人就像不停来回奔忙着的蚂蚁。湖水轻轻地泛着涟漪,围着小湖周边的柳树争相吐出了嫩绿。

我吸了一支烟,隔几分钟又吸了一支烟。站了起来,顺着湖边走在一贯走着的湖边小路从南向北走。公园里并不安静,有人在高声唱着歌儿,似乎在练习着什么,放了学的孩子们三五成群地游荡在路上或湖边,老年人聚着各种大大小小的堆儿,再小一点儿的孩子在父母的带领下划着旱冰鞋,或者放着各类的风筝。穿着刺眼的乡下人带着孩子边走边指指点点,公园里做着各类修缮工作的民工也都拉着手推车下工了,黑黑的面庞被夕阳照射的紫红。

我一边走一边茫然地注视着身边的一些动的和不动的事物,一对对年轻的情侣放肆地搂抱在湖边的座椅上,调笑着或大声谈论着的话语声不断传入我的耳朵里。

我走过了那条把湖面分割成两段的细长的路,沿着西北面的湖边小路来到我每天都要坐一坐的那条熟悉的带靠背的座椅上坐下。面对即将熄灭的一抹暗红色的夕阳,望着已经变得黑黝黝的几幢正在构筑的高楼,它们被身后的暗红色夕阳罩着,显得幽暗而又神秘。小湖公园的四周皆是一幢幢高大的建筑,一些楼顶的霓虹灯开始闪亮,楼上的一层层窗户里也都亮起了灯光。我身旁的低矮的灌木丛也变成了一镞镞的灰黑色团。

偶尔有游人从我前面经过,几乎都是匆匆的脚步,没有停顿下来的迹象。我只是感觉一些影子从我面前飘过而已,他们从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断地吸着烟,望着远处一幢幢伫立不动的高楼发呆。天色越来越暗了,远处有人在“啊啊”地高声长吼,这是在进行着某种锻炼,有男声也有女声。当然,不用猜测,这一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对面的湖水泛着各种颜色的灯光,微微波动着的湖面把这些光拉成长长的彩带也让它们不断在扭动着。不远处不断有鱼从水面轻轻越出,幽暗的湖面留下一个个不断扩大的圆圈而后又慢慢消失。

我长时间坐在那条靠背椅上,享受着片刻的静寂,享受着相对的黑暗,享受着一个人的孤独,享受着从我面前飘过的轻轻的脚步声,我从这些偶尔划过我耳畔的脚步声中分辨着男人还是女人,老人或者孩子。有时会有一只猫钻在我身旁的灌木中叫一声,这让我感觉一动不动的黑幽幽的低矮的灌木中充满着神奇的生命。我享受着,我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我享受着活着的感觉,享受着生命的存在。

 

 

<< 等待“戈多”2 / 金融危机下的美国与朝鲜导弹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jianchuanzhukui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