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等待戈多” 2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夏日的小湖公园,傍晚的斜阳仍然如火,躲在树阴下的鸟们,叽叽喳喳的叫声也很显得有气无力。

我还是坐在经常坐的湖边那个有靠背的椅子上,眼帘越过湖面向远处眺望。一抹夕阳挂在一栋高耸的大楼后面,反射出的落日的余晖把湖面撒上一层层桔黄色的涟漪。身旁的灌木和远处的树丛被披上了金色的面纱般迷人。

两个孩子从我眼前飘过,孩子们的脸上身上的轮廓都被夕阳映红;逆光下的身躯又像两个小小的暗色幽灵。

远处有几个垂钓翁,专心致志地等待着鱼儿上钩,全然对如火的斜阳并不在意;一个个被树阴笼罩下的身影几乎没有一点儿动感,简直就像雕塑默默矗立于湖边。

我出神地望着这一切,口里不断吞进和喷出烟雾,一支烟很快就吸完了,下意识又点燃了一支。

夕阳很快就要落下去了,远处高楼的上半部显得黑黝黝的,下半部却沐浴在暗红色的余光之中。天开始暗了下来,树丛都成了一簇簇的剪影,湖面上反射出提早开亮的各种灯光的反光,红的兰的绿的连成一片,和着水面上的涟漪都在抖动。身后的小路上传来走路的人的说话声,男女都有,还有孩子们清脆的欢笑声。声音离得很远,但我还是能够听得到。

一个暗暗的身影从我眼前缓缓走过,无声的脚步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我只能感觉到轮廓般宽沿帽下面轻轻摆动着的长发。我的眼睛还是盯住那朵已经几乎完全熄灭了的云,它已经变成深灰色的一片厚厚的雾体,挂在暗暗的灰蓝色的天空中动也不动,似乎就在等待着收容它的夜色的真正到来。

我按了按两个膝盖,准备站起来,可两腿就好像不是我自己的,一点儿力都用不上。我想起了那位著名的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他所描写的不就是一个两腿最终都不能站立起来的人吗?我用两手轻轻拍了下两个膝盖,这两个膝盖难道也会变得同那位被描写过的人一样的膝盖吗?我不敢往下多想。

我用力按住两个膝盖,很费力地站了起来,没等迈开腿,身体就向一旁歪倒了过去,我的一只手下意识抓住了椅子的靠背,另一只手使劲地按住一条似乎不管用的腿。

这时我闻到了淡淡的一股幽香,却确地说,是人使用的一种香水味道,感觉身后有人扶住了我的一侧肩臂。暗中我感觉到了一缕长发从我的手臂上滑过,刚一回头就碰上了她的关注的眼神。

大大的两个眼睛层次分明,在眼角处拥挤着几条细细的纹路,她的脸部很光滑,像刚刚做过美容那样。暗褐色的长发从宽沿帽下向四处飘散,她看我站直后就收回了手臂,转过身继续迈开那无声的脚步。

“谢谢”!这两个字从我的嘴里很不情愿地吐出来,我真不愿看到我一个大男人竟然要在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帮助下才能站稳身体走路。

她没有回头,但看得出来,戴在宽沿帽下的长发飘动了一下,我知道她听到了我的说话声,并轻轻地点了点头。

旁边的小路上的灯光下,我看出她穿着好像深蓝色的背带裙,也是深蓝色的连体紧身袜,脚上是一双厚底的褐色皮鞋。头上戴着一顶也是褐色的宽边遮阳帽。

我一直望着她渐渐从我的眼中消逝在幽暗的夜色里。

……

<< 茅于轼老先生的高论可休矣 / 等待“戈多”2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jianchuanzhukui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